> 视频 > 搞笑电影 > 三少四壮集-温泉洗去我们的忧伤

如今读到吕赫若的日记,我才知道原来自己陪伴北投走过的,是它一段最为黯淡沉默的时光,而泉水无言,却把历史尘封的情感和记忆,全都洗入我脚底的黑色土壤上。

读台湾第一才子吕赫若的日记,才发现他经常去北投洗温泉。

那是在1943年前后,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烟硝砲火最为猛烈的一段时期,台北几乎每一天都处在空袭和警戒管制的阴影底下,而皇民运动更像是紧箍咒似的,越来越套紧了每一个文化工作者的心灵,一股快要窒息的苦闷,弥漫在吕赫若的日记里。翻开日记,发现他最常运用的字眼便是:疲倦、愤怒、烦闷、无奈、无聊、思绪纷乱……,阴郁又消沉的灰暗色调,浮于纸面之上。而在他笔下的台北,也多半是潮湿寒冷的冬日,雾气从大地缓缓的升起,不绝如缕,把观音山、七星山和淡水河全笼罩在一片茫茫的朦胧烟雨里。就在这一场没完没了的、彷彿无处可逃的白日梦中,吕赫若带着孩子搭巴士去草山,或是搭北淡线火车去北投泡温泉,竟成了生活中唯一小小的放鬆和快乐。

这种快乐是如此的平凡,微不足道,但在日常世界的肃杀氛围里,这种快乐却又是显得那幺的珍贵,就好像是被长久的压抑了以后,才终于得以开口,而不禁从喉头涌出来的、一小声轻轻的喟叹。

从日记看来,吕赫若最常去的温泉,似乎是「众乐园」和「沂水园」。「众乐园」就在草山、也就是阳明山的前山公园旁,是日治时代知名的公共大浴场。而「沂水园」是在北投光明路上,一条紧邻北投公园的热闹街道。不管是草山或是光明路,其实都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了,我的青少年时期有一大半岁月,就在这一片盆地边缘的山区中闲晃长大的,我甚至可以闭着眼睛,光凭直觉,也能在迷宫一般的山路中轻易找到方向。然而,我却是一直到现在才知道,原来早在六十多年前,吕赫若也曾经到过这里,并且把它的景致用笔记录了下来。他的字迹特别的端正秀丽,一笔一划的,写下了北投的雨和雾,濛濛水汽的蒸腾和温暖,也写下了在一个困苦而高压的年代之中,草山如何从大地中涌出乳白色的泉水来,宛如母亲的乳汁,抚慰着那些受殖民者压迫而不安焦躁的魂魄,也洗去了战火在大地撒下的灰烬,以及人们内心深处的忧伤。

但奇怪的是,我虽在北投长大,却从没在北投泡温泉。在我成长的七、八○年代中,北投已然没落了,沦为过气的风化场所,也彷彿盖上了一层黑暗的纱。地狱谷因为太过危险而被封闭起来,也不再冒出滚烫的泉水了。北投的空气仍旧充满了浓浓的硫磺味,但温泉却已经距离我们非常的遥远。到了晚上,北投公园一带罕有人迹,老旧的小图书馆只有一些看报纸打发时间的老人,和几个温书的中学生。我们总是把书包往图书馆一扔,便穿过蛮荒杂乱的树林,就着路灯昏暗的光,往山里漫游去了。

我们踩过潮湿的土气,钻入榕树密密麻麻的气鬚,彷彿听到温泉的水声,正涓滴地流过山中废弃的黑色木屋。但那时的我还以为,北投一直都是这副充满鬼气的古老模样。如今读到吕赫若的日记,我才知道原来自己陪伴北投走过的,竟是它一段最为黯淡沉默的时光,而泉水无言,却把历史尘封的情感和记忆,全都洗入我脚底的黑色土壤上。

(中国时报)

推荐:
播放次数:
内容摘要
如今读到吕赫若的日记,我才知道原来自己陪伴北投走过的,是它一段最为黯淡沉默的时光,而泉水无言,却把历史尘封的情感和记忆,全都洗入我脚底的黑色土壤上。 读台湾第一才子吕赫若的日记,才发现他经常去北投洗温泉。 那是在1943年前后,也是第二次世界大
标签:
来源:未知时间:2019-05-07 12:34作者:admin责任编辑:admin
热点推荐
热门排行

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手机:1885712713 邮箱:89894440901@qq.com
联系电话:010-8888888 地址: